福州达溢纺织有限公司企业文化建设研究

一、纺织企业文化建设呈现新的发展趋势

金伯杨,杨震澎,魏中乔等学者(2010)在《纺织企业文化胜经》《纺织企业学习型组织——第五项修炼简明教程》等作品中认为,随着中国的入世,纺织企业正面临着国内和国际纺织企业的双重挑战,而市场竞争已更趋向企业文化的竞争。在国内和国际的纺织同行中,已出现了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价值追求和经营理念,充分体现了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发展新趋势。

(一)主要经营者对企业文化的意识开始逐步增强金伯杨认为:企业文化开始引起一些经营者的关注,在一些单位开始改变过去主要由党组织作为一种活动形式来开展的局面,企业文化逐步被一些经营者所理解和接受,形成了一些能体现经营者管理理念的管理思想,涌现了一批具有一定企业文化意识和底蕴的经营者,他们都对企业文化有一定的思考,并能亲力亲为,自觉建设企业文化。如三枪总经理苏寿南的“发展三枪、永不满足”、春竹总经理张焕祥的“创新创先”经营理念和管理思想,对企业的发展都具有很强的影响力。

(二)企业文化进入了超前谋划和系统设计的新阶段杨震澎认为:一些企业开始把企业文化作为企业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开始从过去无意识形成和总结式提炼为主,从过去简单地总结提炼以往沉淀的企业文化,进入了超前和系统设计的新阶段。如申达股份公司形成了《申达宣言》,三毛股份公司正在积极构划三毛企业文化发展战略,三枪集团在建成三枪工业城后对企业文化正在作新的思考,友谊企业发展公司也把形成企业核心文化理念作为企业文化的重要内容来构划。

(三)企业文化更注重内在价值观和外在形象力的一致性魏中乔认为:企业文化趋向个性化发展。不少单位的企业精神和价值理念改变了过去闭门造车、缺乏个性、笼统口号式的表述,开始追求企业自身的个性特点。如体现纺织战略进攻特点的三枪集团“永不满足”;体现时代创新特征的春竹精神“创新创先”;体现产业特性的民光精神“用明天的眼光办今天的事”;体现鲜明价值取向的汽车地毯厂精神“对大众负责,让大众满意”;体现奋斗目标的联吉精神“永创一流”等。近几年上海纺织参与上海市最佳工业企业形象单位评选的企业,改变了过去仅仅注重企业外观形象的塑造,开始注重从挖掘企业核心价值理念上探索企业的发展动力,在建设纺织新高地的同时,坚持形成发展中的企业文化核心内涵。

(四)开始注意研究和吸收国内外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管理方法一些纺织企业逐步开始研究、吸收和运用现代管理思想和方法,作为企业文化建设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纺织企业系统对创建学习型组织也开始有所研究和实践,比较多的是从企业内部的学习型团队抓起,逐步营造学习型组织的氛围,使企业文化向深层次发展。

从以上学者们的研究中,笔者进行了归纳:纺织企业在构划整体发展战略时,正在把企业文化列入总体框架中,用发展的眼光,从整体上思考,系统上把握,提出适合纺织工业新特点、新要求的企业文化核心价值理念,尤其是从文化角度提炼精华,从内涵层面纵深思考,从形象上拓展和提升、提高纺织工业在国际、国内同行中的综合竞争力。所有上述这些新的发展趋势,为积极开展纺织企业精神文化建设的创新思考、研究与探索,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环境与良好的内部条件,但在实践中纺织企业文化建设中却存在许多这样那样的问题,如不加以改进与创新,就会被时代所淘汰。

关于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现状及其分析

二、当前纺织企业文化建设存在的问题与原因的分析(一)对企业文化建设系统思考和理性提炼不够胡晓清(2010)在《中国建设现代纺织企业制度的社会文化困扰》中认为,一些企业比较注重对企业的外表改善,重视企业环境的整治、形象的设计,但对未来的企业文化建设无法进行系统思考与规划,对核心理念的提炼还不够,造成企业文化活动虽热热闹闹,引人注目,但缺乏根本、实在、细致的建设。调查表明,虽有80%以上的单位提炼了企业价值观或企业精神,但缺乏个性挖掘、雷同的多,难以体现企业对市场体验的切肤之痛及对未来发展的创新追求,导致企业文化建设难以进入深层次和实质性操作,企业文化建设主要是通过党组织和宣传部门一般的号召和活动,处于应付的、零打碎敲的活动形式中,导致企业文化凝聚力、号召力不强,仅仅只停留在对员工一般精神口号式的鼓动上,企业文化还不能真正从员工的精神追求、行为习惯和企业的管理方式上体现出来。

主要成因:一是经营者对企业文化建设投入精力和深入思考不多。纺织产业结构的大规模调整,使不少企业陷入暂时的困境,现实的困难使一些企业对企业文化到底有多重要、管不管用等问题发生怀疑,企业经营者精力过多地注重于日常具体事务的处理,而不愿考虑深层次的企业文化。二是企业的主要经营者忙于解决企业的生存和稳定问题,由于受到精力的牵制,无法投入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思考企业的发展战略、目标定位、经营思想等深层次层面的问题,对企业文化建设缺乏深入系统地思考与运作。

(二)企业员工的参与热情不高

黎红雷(2011)的调查显示,职工对企业精神或价值观的知晓率一般在40%左右,最高的企业达95%以上,最低的只有20%左右。还有一些企业的岗位行为规范没有作一句话的个性化浓缩提炼,岗位行为规范内容繁琐、难记,职工知晓率普通不高,流于形式。主要成因:一是企业内部的各个群体出于各自不同利益的追求而发生分化,企业经营者(老板)、管理层(白领族)和工人(打工者)的人生追求上的不同,在文化观念和行为方式上出现裂变,企业文化的统领作用趋于弱化。二是纺织企业职工文化层次相对偏低,女工数量较多,劳动强度较高,且人员流动性大,职工对企业文化的认知和参与度不是很高,大多数职工认为企业文化是很深奥的东西,是企业领导考虑的事,职工只知道干好工作,期盼企业稳定,满足于有岗位就行了。三是企业经济困难,资金匮乏。对企业文化无法进行必要的物质和人力的投入,企业也不愿意在企业文化上化钱,经营者和企业管理人员长期得不到企业文化知识的培训,难以接受国内外最新企业管理新知识、新理念的培训,企业也没有必要的人力研究和规划企业文化战略,使企业文化处于放任自流的自然状态。

(三)对企业文化的精神价值导向认识尚有欠缺董艳玲(2011)在《传承与创新》中认为:目前,不少企业领导及主管企业文化建设的干部在企业文化的理解和认识上还存在偏差,没有从企业管理的理论层面,从精神文化、制度文化和行为文化去认识企业文化。企业所有制的变化,纺织企业建立以股份制、多元投资为主要形式的法人治理结构的越来越多,代表不同产权利益的群体出于各自利益的驱动,使国有企业原有的人文基石和价值追求受到极大挑战,难以形成一个各利益群体都接受的文化价值理念。

她认为主要成因:一是近年来纺织企业的改制、兼并、重组,企业内部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不同企业间的文化发生冲撞,在企业脱胎换骨的过程中,“破”的文章做成了,“立”的文章却未见成效,新的企业精神文化体系难以形成。二是一些历史悠久的国有企业,由于历史包袱沉重,缺少投入,综合竞争力偏弱,缺乏发展后劲,领导对企业长远发展缺乏自信心,功利心太强,比较看重眼前的、实际利益,对涉及企业长远发展的、深层次的文化发展战略考虑不够,热情不高,有的仅仅理解为是凝聚职工的精神口号;有的理解为是企业形象的外包装;有的套用概念,把企业文化当作框,什么东西都往里装;有的甚至理解为是组织员工的文娱活动等。因而,在实践中跟着感觉走,穿新鞋、走老路,新瓶装旧酒,把企业文化当作时髦的标签。

三、纺织企业文化构建策略

许多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重大缺陷就是缺乏个性,盲目模仿。但是,纺织企业文化若无特色,就没有吸引力,既不能引起社会公众的注意,也不能给职工以亲切感和认同感,起不到纺织企业文化的凝聚作用。因而,纺织企业应大胆变求同思维为求异思维,追求自己的个性,善于挖掘本纺织企业特殊的精神,使纺织企业文化独具特色。在培育纺织企业文化的特色时,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结合产品特点创造纺织企业文化

刘光明(2011)在《纺织企业文化》一文中认为:纺织企业的产品既是纺织企业员工生产经营的对象,对其最熟悉,关系最密切,也是社会公众了解纺织企业最直接的媒介,因而结合产品,提炼或宣传纺织企业文化,更容易得到认同。如唐山集团以生产唐装为主,老板刘春来提出了纺织企业的“纺织精神”.

(二)通过厂名、商标、品牌体现纺织企业文化宋光华,王文臣(2010)在《纺织企业管理科学化、现代化与中华文化》一文中认为,商标、品牌属于纺织企业文化的表层,这种表层文化能够也应该反映纺织企业的深层文化。在信息时代,消费者并非一定去直接接触产品,通过品牌、商标可以推知纺织企业精神,纺织企业也可以通过商标、厂名直接、形象地展示自己的价值观。如深圳华为公司的“华为”名称,我们可以从字面上理解为“奋发有为的中国人”,正好与该公司的“爱祖国,爱人民,爱生活和爱事业”的纺织企业精神相契合。

(三)要把握纺织企业发展的特殊历程进行纺织企业文化建设谭伟东(2011)在《西方纺织企业文化纵横》一文论述了不同的纺织企业,经历不同,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也不一样,能够针对纺织企业发展的特殊阶段,面临的特殊困难,或本纺织企业员工的共同弱点进行文化建设,就能够体现出特色。论文格式如陕西伟志公司创业于20世纪80年代初,入厂前,工人生活普遍较苦,并对老板带有体制遗留的敌对情绪。总裁向炳伟针对这种情况提出了“互帮、互学、互爱”的纺织企业精神,尤其从感情上、物质上关心职工,注意改善劳动条件,及时发放工资。这种精神使职工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但物质上的关心和奖励的激励作用是有限的,虽然职工在最初用自己的工作热情回报了纺织企业对他们的关怀,但向炳伟发现这种热情逐渐被某种东西稀释了。因而,在纺织企业发展阶段,伟志公司将纺织企业文化的核心定位在“爱国、爱家、爱他人”上,提升了纺织企业文化的层次,不仅关心职工个人,而且要求职工热爱家属,孝敬父母,关心集体,善待消费者,回报社会,并以“评孝子”、“顾客不满意就退货”等具体行动贯彻之,既凝聚了职工,在社会上也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四)纺织企业家要不断提高自身的素质

陈炳富,李维安(2011)在《纺织企业伦理学概论》中阐述了纺织企业文化建设根本上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它要求纺织企业家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善于把握纺织企业自身的特点,觉察到纺织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的精神需求,感知外部环境的急剧变化,从而提出纺织企业文化的核心内容。纺织企业家要有极大的胆略。创建一种新文化,意味着破坏一种旧文化,而文化具有积淀性和不易改变性,让人放弃熟知的文化并非易事,没有大刀阔斧、勇于变革的精神,也就不会塑造出全新的纺织企业文化。纺织企业家要有较深厚的文化底蕴,善于用独特的概念、独特的形式表达纺织企业文化,传播纺织企业文化。我们又不禁想起了海尔的“激活休克鱼”文化,姑且不说它的内容与给纺织企业带来的巨大利益,单是这种表达就非常独特,让人过目不忘。因此,纺织企业文化的建设要有自己的特点,还要依赖老板不懈的探索,不断地创造。

结论

经济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环境的变化,纺织企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严峻挑战。加强纺织企业文化建设,实施文化管理,是纺织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胜并能够持续发展的重要条件之一。因此,纺织企业如何进行文化建设,是管理学界和纺织企业家都十分关注的重大课题。

本论文对我国纺织企业文化建设进行了研究,其创新之处主要表现在:

首先,对我国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趋势与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剖析。其次,针对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提出了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基本对策。设计了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标准体系,指出了纺织企业文化建设的内容和方向以及培育纺织企业文化特色的方法。[BuHu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