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家族企业文化创新的现状及其危机—以丰田汽车公司为例

家族企业是指以血缘关系为纽带,以追求家族利益为首要目标,以实际控制权为基本手段,以亲情为第一首要原则,以企业为组织的经济组织。“企业就是家,家就是企业。”而丰田汽车则是由单一家族企业发展而来的大型企业集团的典型代表。

一、日本家族企业文化基石。

日本企业文化有以下三个特点:和魂洋才,家族主义和团队精神和以人为中心的思想[1]

和魂洋才,是日本企业文化的核心。“和魂”指大和民族精神,提倡从业人员应忠于企业,鼓吹劳资一家,和谐一致,从强调人际和谐入手来稳定劳资关系。家族主义和团队精神,一种群体牺牲个人的意识、乡土性及稳定性。把家庭的伦理道德一直到集团中,而企业经营管理的目的和行为都是为了保持集团的协调,维护集团利益,发挥集团力量,通过终身雇佣制、年功序列制和企业工会这三项制度把企业员工紧紧地“捆”在一起,使他们为企业竭尽全力。第三特点是以人为中心的思想。丰田以为,企业由“人、财、物”组成,其中人是最主要的。

日本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日本民族文化决定的,日本民族文化中的学习、创新精神以及日本国民强烈的民族昌盛愿望等,对日本企业文化影响很大。在双重文化影响下,使得日本企业创造了经济起飞的奇迹。

二、日本家族企业文化。

市场经济发展的初期,都是以家族企业为主虽然欧美已经超越了这一阶段,但家族企业仍然大量存在,显示出其他形式的企业所不具备的生命力。

创业初期,由于家族企业在资金积累、决策速度、凝聚力方面有着明显优势。由于企业的发展与领导者自身利益息息相关,他们不会为了短期利益而损失企业的长期利益,企业发展战略一般会从长期利益来考虑。

家族企业实际上是企业与家族的统一体,既是经济组织优势一个文化伦理组织。前者基于理性和功能性运作,后者素质备份和情感;前者更多依据客观的、普遍的规律运作,后者更多的体现为主观的、个性的色彩[2]。

虽然近代由于股权稀释的原因,丰田家族的控股率只有在 2%左右,但是却能对集团施加相当的影响,从这一意义上来说,家族的控制是不弱反强了。

三、丰田公司的发展困境丰田章男在就职当天即表明“车子已经开到了悬崖边上”。

丰田公司的问题不仅仅是巨额亏损,汽车市场白热化的竞争,“世界第一”的丰田公司也患上了大企业病。

(一) 终身雇佣制的解体。

这一制度起源于 20 个世纪 50 年代,是劳资双方一种不成文的默契。法律中并没有雇主必须承担雇工终身雇佣义务的规定。不管日本如何迷醉于“终身雇佣”,日本几家著名家族企业都鼓职工“提前退休”。

(二) 年功序列制的迷失。

年功序列制是指职工的工资每隔一定的期间提高一次,职位也每隔一定的期间晋升一次,以终身雇佣制为前提,也是终身雇佣制的配套工程。据统计日本企业的补贴种类有 20 余种,岗位工资只有 25%。日本企业简直就像人民公社,个人事务公司全包。

(三)劳资争斗愈演愈烈。

日本作为资本主义国家,注定其劳资双方的的矛盾不可调和。日本企业的经理人与广大员工既对立又统一的关系,被视为大家庭的企业内部,老板是“父亲”,员工是“儿子”,并非平等的关系,员工被压抑被剥削,注定了“敬业精神”并不是主人翁意识,向资方争取自己合法权益的“春季斗争”,每年都在上演。

(四)家族企业文化再造。

丰田神话的褪色,远比丰田神话的缔造快得多。丰田章男刚刚上任,宣布应对亏损开出的药方与前任社长渡边捷昭无异,仍然是控制成本,这也是精益管理的核心。为了节省开支,丰田章男宣布丰田汽车退出2011年的F1赛事。但是丰田章男认为曾经“安全第一”的标准被偷换为“利润第一”。丰田宣称,零部件成本要再降 30%,但丰田零部件种类已经严重减少,车门扶手已经从35 种降到 3 种。

家族企业成功之后容易滋生自满心理,不自觉地排斥新文化、新观点、新理念的进入,这势必阻碍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家族企业必须跟上时代的步伐,在进行管理创新的同时,进行文化创新,把现代优秀企业文化融入家族企业文化之中,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为此,家族企业必须从自身的实际出发,重构企业文化。

强化家族企业文化与现代企业文化的融合。现代企业的竞争实质上是文化的竞争,是积极文化与消极文化的竞争,是开放文化与保守文化的竞争。积极、开放的现代企业文化具有拼搏、奋进、灵敏、宽容、理性和民主的精神,无论环境怎样变化都可以赢得主动;消极、保守的家族企业文化具有排外、唯亲、集权、专断的特征。家族企业文化与现代企业文化融合,必须对原有的家族血缘文化进行理性的变革,客观地保留与摒弃。家族企业要克服家族情结的缠绕,加强家族企业文化与现代企业文化的结合,探索如何将现代企业制度和管理模式与家族企业文化有效融合的道路,要结合企业的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企业制度[3]。

参考文献。

[1] 张德 . 企业文化研究 [M].2 版 . 北京 .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9:296-298[2] 庄娜。日本的家族企业集团[D]。北京:对外经贸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3.

[3] 汤涛 . 日本家族企业的现状及其发展困境 [J]. 吉首大学学报,2002,23(4): 8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