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背景下的航运电子商务平台模式探索

0引言

“互联网+”与“中国制造2025”的行动计划在2015年3月中的政府报告中首次出现,伴随“工业4.0”的全球浪潮应运而生。而今,国内互联网的应用已渗透国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结合迈向新的高度。航运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行业,在经历了2007~2008年的辉煌顶峰之后,受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迅速下滑,BDI指数屡创新低,跌落500点,全球航运雪上加霜。如何在艰难的夹缝中寻求生存是眼下各大航运企业的重中之重,而互联网思维和电子商务平台的出现,给航运业带来一丝希望,航运企业纷纷试水,力求突破困境并期待完成企业甚至行业的产业结构转型。目前,上线的航运平台中,国内的有中远泛亚航运、一海通、海运订舱网、船讯网、Valuefix等,国外的有INTTRA、CargoSmart、GTNexus等,但对航运电商平台发展的研究大多针对个体平台进行分析比较,对互联网背景下的航运平台实质分析较少,本文采用对比分析的方法,通过对现今国内市场上运行的航运电商进行分析和分类,有助于目标客户理解航运电商平台现状,并提出未来航运电子商务平台将以整合型第三方平台为主的发展趋势。

1“互联网+”背景下的航运电商实质

据统计,在2015年上半年,我国网民使用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渗透率已达68.10%,如图1所示,表明互联网交易已在日常生活中普及,平台交易的实现有一定的基础。在互联网思维的巨大冲击之下,电子商务平台的实质是建立一个完整高效地保证商务活动顺利营运的管理环境,是能够充分协调整合信息流、物质流、资金流的运行系统。目前,航运电子商务平台可理解为航运业的O2O (Online to Offline)模式,即线上操作付款订舱,线下操作海运运输的交易平台。而其实质是航运公司为寻求企业转型升级,将新技术与传统行业相结合,整合自身优势和资源,为货主和中小型货代提供标准化、透明化、批量化的服务方式。

在目前航运整体的营运流程之中,国际货运代理处于至关重要地位,货主处于相对信息封闭的尾端,航运电子商务平台的出现则将打破此间的不平等模式,尤其是在国际货运代理层面有多个级别的代理商。部分强势的货运代理商仍将占据绝对地位,而处于中间地带一些靠赚取差价“倒卖”舱位的货代将会最先受到航运平台的冲击。航运电子商务平台的实质仍然是航运企业提升自我服务,力求更好地满足货主与中小型货代的需求。“互联网+” 背景下的传统航运业将会带来新一轮变革,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1)去边界化

行业之间的界限趋于模糊,电子商务与航运业相互融合,互联网思维冲击传统相对固定营运模式;地域意识界限趋于模糊,互联网将整个世界连成地球村,国际海上运输贸易同样可以在网上平台操作,多式联运贸易将货运从点到点完成直达运送;领域意识界限趋于模糊,海运集装箱运输不仅仅局限于海运,同样包括报关清关、两端连接配送等服务,服务范围扩大。

(2)去中间化

企业操作流程的中间环节越来越透明、公开、公正,以往依靠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信息价值”的二三级货代生存越来越艰难。货运代理服务的目标在于提供个性化、独特的服务来获取利润,单纯依赖于“差价”的中间企业将会被市场排挤,产业链将得到优化,敦促企业考虑转型。

(3)去中心化

中心集成的企业不再占据核心控制地位,以往不平等的关系模式开始转变。由于航运电子商务平台提供了标准化、透明化的服务,对于个性化要求越来越强的航运业来说,货主和中小型货运代理可根据透明的运价和更好的客户服务体验来比较选择合适的承运人,长期处于不平等的“船东-货代-货主”之间的关系模式将有所改变。

2 航运电商平台发展对比情况

目前,上线的航运电商平台的分类并没有明确界定,从运营模式来看,可划分为航运公司自营的垂直型电商平台和第三方运营的全行业性的平台型电商平台;从目前平台搭建方来看,可分为航运企业电商平台、高级物流货运代理公司搭建的电商平台、互联网公司搭建的电商平台。本文主要从平台搭建方的角度来分析航运电商平台。

2.1船公司搭建的航运电商平台

航运公司主要为班轮集装箱航运企业,搭建的电子商务平台可分为两种。一种为航运公司开发的本公司航运电子商务板块,例如泛亚电商、中远集运电商等。其业务包括在线订舱、船期查询、货物追踪、进出口单证、换单交付等一系列服务,航运公司直销运价,运价透明、舱位保证、操作流程规范。这种航运公司直销式的电商平台充分利用自身公司的资源,缩短公司与货主和中小型货代之间的距离,能够提供更好的客户体验,及时更新最新信息,简化操作流程。但从本质上来说只是本公司业务的线上延伸,拓展企业营销的渠道,从长远发展来看缺乏动力。马士基公司曾经搭建的Youship网站,在运营了三年之后宣布暂停运营,为航运自营直销式平台的发展提供了前车之鉴。

2.2物流、货运代理公司搭建航运电商平台资源

此类航运平台主要有由自身资源丰富、实力雄厚的高级货运代理搭建,如中外运华东分公司于2013年建立的海运订舱网。一级货运代理往往凭借自身的集货能力和对服务的掌控能力,能够从班轮公司处得到具有价格竞争优势的舱位,通常和班轮公司有拟定的协议、优惠的价格、保证的舱位,具备建立全行业性的电子商务平台的实力。以海运订舱网为例,提供的服务项目与航运公司搭建的垂直型自营相似,但同时与全球多家航运公司如马士基、地中海、达飞等合作,提供多条线路、多个承运商报价,可由用户自由对比选择。由高级货运代理公司构建的航运电子商务平台,从一方面来讲是物流货代公司积极应对信息越来越透明化的企业转型升级,但同时由实力资金资源雄厚的中间企业,跳脱自身限制所搭建的第三方运价共享电商平台,为航运业的运输交易平台发展带来新的发展方向。目前对于其发展空间、吸引客源、盈利能力仍有待检验。 2.3互联网公司搭建航运电商平台

由互联网公司搭建的航运电商平台为全行业性的第三方交易平台,目前主要有Valuefix沃龙海科技、船讯网、海运圈商务网等。作为互联网公司搭建的航运电商平台,与之前所提到的的依托自身行业背景的航运公司电商平台和货运代理电商平台不同,单纯依靠互联网科技来搭建平台有所局限。从网站用户体验来看,创始团队对航运业的操作流程有一定了解,但在所提供的服务之中仍有所欠缺,信息相对不完善,用户体验不佳,操作流程不够标准化。对于专业度要求较高的航运业来说,专业化背景仍是顾客挑选的首要考虑之一。站在第三方平台面来讲,互联网公司的第三方航运电商平台在完成了运价整合、实现运价优惠、订舱流程标准化之后,更重要的是大数据时代的数据挖掘和数据收集。货主和中小型货代在第三方平台完成交易后,所完成的交易价格、出货信息、顾客偏好等一系列交易信息对平台的发展即为重要,真实有效的交易数据是盘活整个电子商务平台的重中之重,平台才会发挥真正的效用。而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平台数据、云计算相对于其他搭建方更为发达,投入更多,换而言之,航运大数据建设更深入。此类航运电商平台在建设上仍有不足之处,但以航运大数据为依托,在进一步构建完善之后,将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后期将成为航运电子商务平台的 主流。

2.4其他类航运电商平台

除以上三类平台,目前市面上还有几类不同模式的电子商务平台,如航运船公司跨越自身局限,与互联网公司共同开发的混合型全行业性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如一海通航运平台网。在以自身资源为基础的同时,与其他航运公司签订协议,通过整合行业资源,形成第三方的运价交易平台。此类航运平台实现了运价透明、订舱流程标准化、操作流程规范化的基本目标。用户可自由比较服务及价格,轻松选择承运公司,对平台搭建公司来说更是新的业务领域,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有整合的积极效应。

3 航运电商平台目前困境

传统航运公司经营现状艰难,行业相对固定模式对航运发展有所限制,对外贸易萎缩和船舶不断大型化造成运力过剩成为行业长期性问题,平台发展的标准服务与日益增加的个性化需求相悖等。总体看来航运电商平台尚处于发展初期,仍有许多问题需进一步解决。

(1)行业定式思维固,航运驱动源头未链接

航运市场尤其是班轮运输市场的非完全性竞争市场特质,使航运船公司和高级货运代理处于相对优势地位,要改变“船东-货代-货主”相对固定的思维定式需时间改变。同时航运生态的资金驱动源头为船公司和货主,要改变现有固定模式必须有效链接双方,重塑航运生态环境。

(2)数据信息不对称,信用体系难以评定

长久以来的中间代理依靠信息不透明获利,平台所要求的的透明化使得利益既得者受到侵犯,货运代理公司需寻求新的突破与定位,物流货运代理行业开始整顿,一级及优质代理公司积极创新参与,中小型代理公司受到冲击。由于目前平台交易量不大,客户交易信息数据达不到大数据平台分析要求,顾客及承运人的信用等级难以评定,平台信任度仍不高。

(3)跨国贸易的复杂,操作流程的规范有待强化

航运运输以跨国性贸易运输为主,各个国家运输政策不同,涉及报关、报检、拖车、清关、关税代收代付、海外仓储、一系列单证换发,另有特殊情况如滞期费、改港费 。各个平台资源和整合力度不同,平台服务标准不同,还没有达到标准化的操作流程。此外支付方式有待加强建设统一,目前没有第三方托管,需在平台上完成货物全款付款才能完成交易,但在务之中仍有相当一部分的签约客人使用到付运费贸易方式。

(4)数据更新不及时,用户体验要求高

目前,平台建设的力度还不够,在上线的几大主流航运电商平台,航线的信息数据更新不及时,数据仍有偏差。同时由于海上运输的不确定性,与天气和港口堵塞等多种情况有关,而海上运输定位仍未普及,码头运营公司只有靠泊、离泊信息,且信息滞后无法保证信息反馈。同时,个性化的用户体验要求越来越高,在建立标准化、流程化的电商平台同时须兼顾用户个性化定制,对技术和服务要求高。

4 航运电商平台的发展趋势

在目前航运业极度低迷的时刻,各大公司积极寻找突破方向。基于航运业现状,航运电商的发展将循序渐进,主要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不打破目前运营模式的基础下实现平台的运价整合,各方积极尝试参与平台建设之中;第二阶段为发展后期,平台主要以整合行业资源为基础,结合大数据发展,实现资源最优配置。

(1)平台化初期,航运公司抢占市场份额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冲击顾客的思维方式,而与老牌传统行业的碰撞其本质并没有冲突,必须利用互联网思维更好地服务于航运电商的目标客户。与船舶大型化一样,谁先抢占市场份额谁就是赢家,在航运平台的建设争夺战中,要么平台化,自建平台;要么被平台化,与已建立的平台合作。在此之中,原本的模式没有打破,而积极优质的货运代理也都将加入第三方交易平台之战。

(2)平台化后期,航运公司加强互联网数据发展

在平台发展的后期,在完成基本运价整合,实现价格优惠、服务操作标准化、订舱交易流程规范化之后,船公司以入股或合作的方式与第三方的公共平台完成对接直接或间接的参与到航运电子商务之中,进而成为终极航运电商平台。以海量数据、数据挖掘方式构建航运大数据,努力构建供需平衡的多赢局面,建立公共化、市场化和社会化的开放型订舱电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