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出口企业B/S电子商务系统盈利模式的构建

中图分类号:F713.3 文献标识码:A

1相关概述

1.1进出口企业

进出口企业俗称外贸公司,比起其他型的企业公司,进出口企业拥有进出口经营权,是专门从事进出口业务或代理进出口业务的公司。他们可以自营经营范围之内的产品,也可以代理其他没有进出口权的企业或个人进口和出口营业范围内的产品。只需要收取相应代理费用。

1.2 B/S电子商务系统

B/S结构(Browser/Server,浏览器/服务器模式)是WEB兴起后的一种网络结构模式,WEB浏览器是客户端最主要的应用软件,系统的扩展非常容易。这种模式统一了客户端,将系统功能实现的核心部分集中到服务器上,简化了系统的开发、维护和使用。客户机上只要安装一个浏览器(Browser),如Netscape Navigator或Internet Explorer,服务器安装Oracle、Sybase、Informix或 SQL Server等数据库。浏览器通过Web Server 同数据库进行数据交互。B/S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操作而不用安装任何专门的软件。只要有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就能使用,客户端零维护。

1.3盈利模式

盈利模式,又叫商业模式。公司盈利模式,简单地讲,就是公司是靠什么来赚钱的。即公司利润产生的行业、产品和利润结构是什么。它可以用来解释公司的销售收入是通过什么方式产生的,又需要支出哪些成本和费用。

2进出口企业传统的盈利模式缺陷

目前我国进出口企业传统的盈利模式居多,整体呈现“散、乱、差”的状况,良莠不齐。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进出口企业生存空间日益狭窄。部分进出口企业违规操作、重复质押、借资投机,最终导致爆仓事件频发,“信用危机”阴云不散。传统盈利模式面临挑战,单一进出口企业转型困难。在这种背景下,如果进出口企业再不转型,走下去只有死路。

进出口企业产能过剩严重,过剩经济下必须要求物流的组织化程度、专业化程度、网络化程度都要高,能够快速调动资源,进行精细化管理,做到产品、服务全覆盖,打造一站式服务的进出口企业物流产业。只有这样,才能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3进出口企业亟待建立B/S电子商务系统盈利模式

随着互联网的全球化普及和发展,越来越多的传统进出口企业开始认识到电子商务成为营销环节中不可或缺的一种方式和渠道,电子商务与传统进出口企业经营模式的对接,成为了撬动企业发展和飞跃的一个重要支点。传统进出口企业进军电子商务将成为电子商务发展新的驱动力。

目前,大部分的进出口大型企业都已经实现了盈利模式的转变,与商超渠道相比,中粮集团电子商务“我买网”就是一个网上食品超市,不但卖中粮自有品牌的产品,也代理其它优选的产品。作为以央企集团为背景的B2C网站,中粮集团“我买网”无论在企业声誉、产品品质、产品储存、专业物流和售后保障体系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

“我买网”的建立对于中粮集团来说可以说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战略举措。我买网“B2C业务”并不仅仅是中粮自己开设一个网站来销售自有的系列产品,而是通过这个网络平台来销售各种品牌的产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买网’就是一个纯粹的电子商务零售企业。中粮“我买网”的实质相当于打造一个网上的“食品专业大卖场”,其运营的内涵中就是一个电子商务+零售的概念,而并非一种渠道那样简单。

4进出口企业建立B/S电子商务系统盈利模式的措施

目前阶段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在试运行,需要从人才培养、企业培养、监管政策优待等方面提升服务管理及盈利模式。

(1)急需培养综合型人才

我国电子商务发展较晚,电子商务整体起步较晚,基础也稍弱。跨境电商还面临着电子商务行业的一个通病:人才缺乏。关于企业的电子商务培训,全国还处于一种初级阶段,很多企业不知道如何用电子商务,甚至有企业觉得自己有网站就是电子商务了。可以说,现在是电商平台发展得比企业快,在与企业对接的成效上有差距。而跨境电子商务需要的交叉型人才,不仅要懂外贸,还要懂电子商务。这方面人才缺口非常大。

(2)加大培育大批对外贸易电商企业

只有企业聚合,才能产生规模效应。不少做电子商务的企业,缺乏做外贸的眼光和魄力。因此,还需要政府在政策方面加以引导,在资金、税收等方面加以支持。扶持使用电子商务从事跨境交易的企业发展。

(3)监管要对接市场需求

现今物流系统的改善促进了国际贸易的发展,物流活动已经超出了一国范围,给世界贸易交流带来了方便。外贸小单批发、跨国在线零售等模式和构想层出不穷。跨境电子商务模式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细化演变,让我们看到不少值得期待的新亮点。但在不少做国际贸易的人士看来,目前的监管政策远远不能适应市场的需求。

(4)亟待创新服务、管理、盈利模式

跨境电子商务的交易特点是交易品种多,交易频次高、单次交易体量小,并且常常以邮件的形式通关,在通过、结汇跟退税的过程中就很容易产生问题。跨境电子商务在快速增长的同时,对平台物流、支付、结算、海关、商检等环节就提出新的要求,“说到底,是模式的创新,服务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