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财务类慕课开展评价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7.15.073

1引言

“互联网+”时代资源共享性和传播力迅速渗入各行各业。立足于学科前沿、以职业培养和技术培养为目的的高等教育领域也不例外。慕课(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此类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于2012年成为全球流行的教学资源分享模式。如王宁(2014)所述,依赖于信息技术继续发展及个体个性化学习需求,慕课对于高等教育传统教学产生重大影响,并带来彰显多知识管理的机遇和挑战。随着2013年“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启动,国内高校为推动精品课程转型升级纷纷自建或联合组建慕课平台,以分享国外在线开放资源并鼓励推动本土建设。与经济全球化发展、市场国际化趋势密不可分的商科传统课程必然受到这波互联网革命洗礼。与之前已有研究略有不同,本文专注于慕课平台已开发的财务类课程,梳理其特点,就本土该类课程慕课化适用性进行探讨。

2慕课平台财务类课程开展现状

国内慕课平台有多家,如学堂在线、中国大学慕课、好大学在线、慕课中国、慕课学院等,既涉及课程开发,也有对国内外已开发课程的互联网分享。考虑到财务类课程操作性较强、与实务联系紧密、内容往往与专业资格证书教育相关等特点,以“会计”和“财务”为关键词,在前述平台搜索开发方为高校或行业专业组织的课程。截止至2017年3月底,上述平台共推出70门财务类课程,整体看有以下特点。

2.1有效课程较少,线上线下发展不同步

作为传统专业,财务线下课程体系建设较为完善,专业强校特色也极为明显。相较而言,已有慕课虽涉及财务会计等专业核心,但总量较少。尤其是由本土高校推出的仅19门,未形成线上体系。这与线下现状不符。另外由于在线课程实际开放时间有差异,且不少课程仅提供超链接需另行注册,有效性难以判定,导致同一时段内数量不足。

2.2授课语种多样化,中文课程占四分之一

70门慕课中,中文授课18门,其他俄、法、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外语授课7门;英语授课占总数一半,极少数视频标中文字幕;北外推出1门英文课程。慕课平台通过资源共享将国外课程“引进来”,也实现本土资源“走出去”。很显然,作为商业语言的财务类课程,线上资源“引进来”和“走出去”呈现不对等状态。

2.3课程提供方较为集中

中文?n程集中由哈工大、清华及台湾地区大学推出。非中文课程推出高校有伊利诺伊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密歇根大学、麦考瑞大学、墨尔本大学、巴黎高等商学院及英国专业组织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

2.4内容立足于传统又结合现实

大部分慕课内容与线下一致,如会计学原理、财务管理等。但也有围绕单一主题深入挖掘,如项目成本管理、会计史等。还有涉及专门行业,如餐旅会计学、法务会计、并购会计等;及作为专业资格证书考核内容的如ACCA预备课程。这些在线下向特殊对象讲授的课程通过线上方式让更多学习者获取资源,利于推动“财务+行业”发展,并为跨领域需求提供知识储备。

2.5课程开展和管理方式变化不大,但具有互联网特征

以本土开发的19门为例,学习时间一般安排为8周-16周,周安排为2-5课时,与线下安排相似。根据披露的教学安排,主要涉及专业知识讲解和分析,仍采用常见讲授式,将内容以课件、文本及视频方式进行展示。课件与线下无区别,但考虑在线学习特点,文本通常简明扼要,视频通常每段不超过20分钟。考核方式也由平时、期中及期末构成,同样包括以客观题为主的作业。通过平台可开展在线讨论、答疑、资料分享,实现对课程时间精确掌控和量化考评“无纸化”操作,便于界定成绩级别。学习者也可随时了解进度完成目标获取学分和取得课程完结证书。

2.6教学与技术“集成创新”,实现资源大规模分享

李晓明(2016)认为慕课是由主讲教师负责,通过互联网开放支持大规模人群参与,以讲课短视频、作业练习、论坛活动、通告邮件及测验考试等要素交织有一定时长的教学过程。慕课集合传统教学环节及在线互动支持,如通过讨论版及时答疑、通过外部链接资源分享;从教学过程管理还可实现“大数据”收集及资源大规模分享。慕课由于不受地域时间限制而受益者众多。根据平台显示,清华大学的财务管理听课者超过12万,北外会计学原理、哈工大会计信息系统和中会及福州大学财务报表编制等课程参与者破万,其余课程也有千人规模,这是线下无法比拟的。数据不仅能反映课程市场需求和有用性,也可为教学效果提供信息。课程组通过问卷设计获取反馈。事实上,大部分在线课堂都设置反馈环节,“大数据”为传统教学活动提供飞跃助力。

3慕课平台财务类课程开展评价

结合前述现状及国内就该主题的相关探讨,认为财务类慕课在互联网发展与教育实践交叉背景下的改革需考虑以下几方面。

3.1建设目标不明确

慕课定位于线下“替代”还是“补充”,使用者定位于本专业还是普众,这些未在课程说明中予以解释。对于高校来说,现行课程不一定是依使用者需求而建,更可能依赖于建设难易程度,这导致多方开发者利用同一资源提供重复内容,未能达到资源最优化。本土19门中会计学基础5门,中文授课的4门对于学习者来说可能要通过对开课学校选择及试听来作出听课决策。相较而言,ACCA课程因其与专业证书直接挂钩的明确目的,使得开发者学习者一目了然。 3.2建设框架或展示框架缺失

财务类课程学习应存有循序渐进过程。在线模式给予非专业者接触财务知识机会。但在线体系框架缺失给学习者带来“信息超载”下选择性困难,使之不能迅速获取资源。而且非专业者甚至是专业初学者对于“财务管理”、“会计”、“财务会计”一些名称类同但内容不同课程无法区分,更不用提按循序渐进方式学习。框架缺失也会引发资源开发利用同质性,虽平台可对课程标签,但统一框架缺失使得这种分类存在随意性、缺少科学性。

3.3课程制作成本考量

当期已开发课程,其形式?似于将线下课程翻录编辑为在线视频,将线下问答转变为在线题库和讨论版,即使是形式上的“替代”仍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时间和资金。此外如彭凤麟(2014)所述惰性学生边缘化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在线课程需增强吸引力。这样的课程建设需团队支持,成员不仅包含专业教师还要有技术人员。这也使得课程在前期备课、视频拍摄、后期效果制作等投入上远超传统。这也是当前的一大阻碍因素。此外,后期更新维护及开课期间与听课者的在线沟通与交流也都需极大投入。

3.4开展效果难以通过平台全面实现

财务类注重于实践操作,此类指导较难通过线上实现。开放式课程由于不限人数的规模及不指定时间点的方式使得与教师的及时沟通存在问题,影响效果。Ebner(2016)指出,互动是在线学习最重要三要素之一。本土19门全为理论课,会计信息系统还特别强调课程关注的是软件研发而非应用。此外,开放式平台允许学习者自由注册会导致同一学习者同时有多个账号并加入同一课程,影响课程完成率计算。开放式还易产生作业抄袭,影响效果。对此类的顾虑也阻碍慕课的推进。

4展望

慕课通过免费教学资源共享使所有人有机会获取最好教育,助于职业生涯、知识拓展和人际关系发展。借助于互联网平台,教学资源的地域界限、时间界限、校际界限被打破,流动性得到增强;更为广泛的沟通进一步推动学科建设、提高教育水平和效果。这也正是承担全球商业语言传播的财务类课程所需的平台,课程慕课化发展势在必行。

但是,前述问题及高地(2014)提及的慕课完成率不高、教学模式限于传统、难以实现个性化学习、学习体验缺失、效果难评估及结果缺乏认证等总结,说明慕课推进需要统筹安排。

首先,明确慕课建设目标,建立统一框架。从开发角度,应将线上定位为线下“互补”,适当纳入高校学分体系及资格证书认证阶段。两者建设进程保持一致,受统一指导。这不仅应体现于专业发展方向上,也应体现于课程从易到难设置上;明确专业学习者各阶段课程顺序,并与其他学习者建议修读区分。从平台角度,实现技术对体系框架的支持。

其次,整合优化资源,减少同质,提高效益。互联网作用在于信息迅速传播,这有利于无形智力资源整合,减少课程同质性。如前提及,当前慕课较为集中,但有些课在线版缺失。有必要在统一框架下对资源划分模块,再深入开发。开发者也可集中资源更好推进目标建设。

第三,慕课开发应基于“产学研”工作,凸显“财务+行业”特色。将在线体系划分为理论基础、实践案例、行业指导三个横向模块及在此基础上的纵向分层,即分别从专业、研究、实务角度切入。理论基础类适用于学习者结合学分获取,实践案例与线下讨论结合,行业指导可以创业企业、浙商企业、制造业等为主题展开。专业模块与线下本科专业建设紧密结合,研究模块适用于高层次层面共享,实务模块立足于专业资格证书、后续教育及实务经验分享。模块应注明课程适用性和开发者特色,便于选择。也使得财务特色专业高校研究成果得到普及共享。

财务类慕课发展虽势在必行,但并非亟不可待。解决现存问题并达成共识,才能有效最优化教学资源,取得最佳教学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