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下农村集体经济财务预警指标构建研究

【中图分类号】 F272.3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4-5937(2017)12-0038-05

财务预警指标体系作为评价和衡量企业财务风险高低的综合性指标体系,受到学术界和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广泛关注,不同学者从不同角度运用不同的方法构建了不同行业的财务预警指标体系。雷振华等[1]从内部控制角度构建了高校财务预警指标体系;郑鹏等[2]分别从筹资、投资和营运三类资金运动面临的风险构建预警指标体系;邓馨等[3]则将EVA指标引入财务预警体系中;刘洪峰等[4]运用Themis模型构建了企业财务预警体系;凌立勤等[5]运用功效系数法评估高校财务风险等级;李小琳等[6]则运用逻辑回归构建财务预警模型,并研究不同筛选方法对模型预测精度的影响;冯敏等[7]、郑晓云等[8]分别针对通讯和房地产企业构建了分行业的财务预警指标体系。上述关于财务预警指标体系构建的研究均针对企业或高校等事业单位,鲜有人关注农村集体经济领域。由于经济新常态下,国家面临经济转型、产业结构升级的压力,大量高能耗高污染传统行业将被转移出去,这给珠三角地区依赖租金的农村集体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财务危机逐渐显现。尽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具备企业的部分特征,但又不同于企业,因此需要根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点构建其财务预警指标体系。

一、农村集体经济财务预警的必要性

农村集体经济在GDp中占有重要地位,大力发展农村集体经济对于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民回归农业、维护农村社会的稳定具有重要的意义。但随着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到来,国家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人民币持续升值,人工成本增加,出口连续出现下滑,实体经济举步维艰成为常态。而农村集体经济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农村集体经济对厂房出租收入的依赖高达70%以上,多元化经营始终无明显起色,但公益福利性支出却呈现刚性的特点,且每年呈上涨趋势,从而导致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出现收不抵支的局面。鉴于此,有必要建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风险预警指标体系,对财务风险进行预警。

(一)预警财务风险,提高危机意识

建立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运营、管理情况进行评价的指标体系,可以对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财务风险进行预警,提高村集体经济组织管理者的风险意识。而这个财务风险并不仅仅体现在目前农业资产管理机构所关注的资产负债率上。事实上,就整体而言,农村集体经济的资产负债率并不高,反而是由于收益分配的刚性支出高于经营纯收入而带来的收不抵支。长期大范围的收不抵支必然会侵蚀集体经济的基础,给集体经济带来风险和危害,甚至引起社会动荡。

(二)促进农村集体资产运营效率的提高

在农村集体经济运营和集体资产管理中引入财务风险预警机制,可以通过对财务风险预警体系中的重要财务指标进行分析,引导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管理者有针对性地改进集体资产管理质量,提高集体资产的管理效率。通过有计划地调整资产结构、收入结构、支出水平或是收益分配规模,促使集体资产的经营、管理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

(三)改善农村集体经济收支结构

集体经济运行的好坏、集体资产运营水平的高低很大程度是在收支结构上体现的。农村集体经济出现收不抵支的局面,往往是收支结构不合理的重要体现。引入财务风险预警机制,可以将收支结构和财务风险关联起来。引导集体经济组织的管理者重视收入结构、经营费用构成及收益分配比重,通过分析压缩不必要的开支、理性调整股利分配比重,降低收不抵支的风险。

那么,如何评价村集体经济经营、管理的好坏呢?什么情况下的村集体资产经营才是一个相对安全的状态呢?这需要建立一系列指标进行评价。设置反映村集?w经济运营、管理水平的一系列指标,根据这些指标对村集体经济的情况进行预警。目前上市公司的财务预警机制已经较为成熟,因此可借鉴公司财务管理中采用的财务风险预警理论、机制及方法,根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性进行相应的调整和修正,提出反映农村集体经济财务风险的一系列指标,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进行财务预警。

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点及风险分析

(一)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点

1.承担的职能不同

众所周知,企业是属于自负盈亏的经营组织,因此收入主要来源于自身的经营活动,支出主要用于经营活动。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管理者即村委会成员承担着双重职能,一方面要从事农村集体资产的运营管理,另一方面又要担任行政职务。因此,收入大部分来源于经营活动,但也有部分来源于政府拨款或补助;支出部分用于经营性开支,部分用于行政管理及公益福利开支,但难以具体区分。

2.较少从事生产活动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吸引了大批的港台投资者,租用集体经济物业办厂或租用集体组织土地自建厂房。由于这种以收取土地和物业租金为主的盈利模式成本低、风险小、收入稳定,受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极大青睐,从而导致该盈利模式得到广泛而迅速地扩张,兴办集体企业的积极性则大大降低。如在广东东莞,除凤岗镇雁田村、中堂镇潢涌村等个别村从事实业投资外,大部分村不持有存货(持有存货的村占15.71%,而持有百万存货的村仅占6.67%)。

3.实业投资少且决策难 由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重大决策需要村民集体表决,对于村民来说,一方面担心投资风险,另一方面担心投资带来的经营效益被村委会成员侵吞,因此不倾向于实业投资和高风险高收益项目投资。这也是拥有实业投资的村占比极少的重要原因。对于村委会成员来说,由于4年换届一次,大部分实业投资短期内很难显现经济效益,且村委会成员的绩效工资却是根据在职期间的经营纯收入发放,故对他们来说,投资面临的风险远远超过由此带来的收益(获得连任及薪酬增加),同样倾向于保守经营。

4.公益福利支出及分红压力大

由于珠三角地区的农村工业化、城市化较为发达,农村已由农业经济转为工业和商业经济,需要村里提供大量的教育、治安、环卫、社保、公共设施维护等公共服务。而这些公益福利费用大部分由村级负担,且逐年呈增长趋势,但政府补贴却呈下降趋势。另一方面,村民对分红的诉求往往是只增不减,且不论宏观经济环境如何。这两项支出每年占分配支出的比重超过95%,成为每年的刚性支出,给农村集体资产经营带来较大的经营压力和负担。

5.财务报表构成不同

上市公司或企业的报表一般包括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和所有者权益变动表,而农村集体经济报表则包括资产负债表、收益分配表和公益费用决算表,即没有现金流量表。资产负债表是反映村集体组织财务状况的报表;收益分配表是反映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成果和股东分红、公益福利费用等收益分配情况的报表;公益费用决算表是反映村集体经济组织各项公益福利支出明细情况的报表。

(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风险分析

1.债务清偿风险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资产属于全体村民共同所有,资产的安全性是村民最关心的问题,因此保值增值、降低偿债风险是农村集体资产经营管理的重中之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管理者是村委会,他们既没有丰富的资产管理理论知识,也没有职业经理人的企业管理实践经验,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债务风险的控制就显得尤为重要。对于农村集体资产的主管部门来说,也高度关注债务风险。农村集体经济的债务风险过高,在很大程度上会动摇农村集体经济基础,影响农村地区的安定团结,带来较大的社会危害。

2.资产经营风险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资产由少数几个村委会成员负责经营管理,而资产属于全体村民共同所有,经营过程的财务监管和经营费用控制的重要性就很明显。财务监管宽松,管理费用支出过大,特别是接待费的控制不严,可能会导致村委会成员在职消费,而费用却由全体村民负担,且不能给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带来任何经济效益。同时由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物业出租的依赖程度较高,物业管理和维护成本即租赁费用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其经营风险。

3.投资决策风险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重大投资决策大都由村民集体投票决策,由于各村民对项目投资的性质、内容、风险等并不完全了解,基于回避风险的考虑,往往会投反对票。这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投资决策,丧失获得至少高于存款理财利息收入的机会。在经济环境好、物业出租压力小的年份,这种影响不甚明显。但当经济出现低迷、物业出租不易的情况下,就会给农村集体经济收益带来较大的波动。

4.可持续发展风险

农村集体经济不仅可以解决部分农民的就业问题,农村集体经济效益好坏还直接关系到村民的分红高低,且农村的治安、环卫、社保、公共设施维护等公共支出和股东分?t等公益福利性支出大部分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负担,政府能够提供的财政补贴极其有限。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肩负着解决就业问题和负担公共服务费用的双重责任,农村集体资产经营效益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农民收入的高低和公共服务的提供效果,给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带来较大的压力,因此可持续发展就显得至关重要。

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风险预警指标体系的构建

(一)财务预警指标的选取原则

1.系统性原则

由于单一的财务风险预警指标不仅不能全面反映集体经济运营面临的风险,还可能会因为风险因素考虑不全面,忽视问题的核心,导致管理者做出错误的决策。在集体经济财务风险预警的指标选择上,要遵循系统性原则。指标的系统性强调各个指标之间的内在联系,因此应全面考虑反映集体经济的债权债务风险、经营管理状况以及公益福利费用的分配情况。

2.可操作性原则

由于建立财务风险预警模型的目的是为集体经济的管理者提供管理与决策服务,因此指标体现的设计应当考虑其可操作性。选取的财务指标不仅符合财务风险预警的目的,更应有数据支持。该数据应当是便于收集和整理的,数据的获取具备准确且低成本的特点,否则建立的指标体系既无预警目的,也无法指导实际工作。

3.预测性原则

财务风险预警要求能对集体经济组织的未来财务危机进行预测,因此指标的选择应当具有预测性,且能够比较快速直观地反映经济运行的主要方面。一旦反映集体经济运营情况的财务指标出现恶化,则财务预警系统能预先发出警示,提醒决策者关注并加以防范。

4.科学性原则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风险预警体系指标的构建应当充分考虑财务风险产生的原因,根据原因进行指标设计,以便该指标体系能够准确和全面地对财务状况做出科学的描述和合理的解释。

5.可比性原则

由于各村从事经营活动的内容有所不同,所处的经营环境千差万别,举债及分红情况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在财务风险预警的指标选择上要充分考虑这些差异,尽可能选择对各村具有意义的指标。

(二)财务风险预警指标的选取依据

1.体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面临的风险

由于村委会成员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者、农村集体资产的管理者,具有企业自负盈亏的独立经营特点,因此,在进行财务风险预警的指标选择时,要体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自主经营过程中面临的债权债务、资产经营、投资决策、可持续发展等风险,反映集体资产整体运营水平,从而全面综合衡量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面临的各类风险,所选取的指标应与集体经济所面临的各类风险一一对应。 2.反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行政能力

村委会成员同时是最低一级行政机构事务的执行者,承担农村行政管理的具体事务,接受政府的拨款和补贴。因此,在进行财务风险预警的指标选择时,要体现反映村级组织行政管理的特点,特别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公益福利费用和股东分红的承担,即反映行政管理能力的高低。

鉴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属于典型的“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村企不分的格局,参照上市公司财务预警指标的构建体系,从偿债能力、营运能力、盈利能力、发展能力四个方面设置反映集体资产经营管理水平高低的指标,从公益支出及分红情况反映村级组织行政管理职务的承担情况。其中偿债能力反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债务清偿风险,营运能力反映资产经营风险,盈利能力反映投资决策风险,发展能力反映可持续发展风险。

(三)财务风险预警指标的选择分析

根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风险预警的选取原则,指标的选择分析如下。具体指标计算如表1所示。

1.偿债能力指标

偿债能力反映农村集体资产的变现能力和债务的保障程度,衡量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债务清偿风险的高低。在指标选择上既考虑短期偿债能力的评价,也包括长期偿债能力的考核。反映短期偿债能力的指标一般有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和现金比率;反映长期偿债能力的指标一般包括资产负债率、产权比率、已获利息倍数和现金债务总额比。

由于大部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不持有存货,因此在短期偿债能力指标选择上不考虑速动比率,只用流动比率。因为如果存货为零,则流动比率基本等于速动比率,意义不大。另一个指标则考虑反映现实的短期清偿能力,现金比率即年末货币资金加短期投资与年末流动负债总额的比值。该指标越大,企业的现实短期清偿能力越强。

长期偿债能力用资产负债率衡量,尽管企业财务中常用已获利息倍数、权益乘数等指标,但超过30%的村利息支出为零,则已获利息倍数的计算没有意义;而产权比率实质上也是资产负债率的体现,因此无需重复考虑。同时,由于集体经济组织并未编制现金流量表,因此不考虑现金流动负债率和现金负债总额比两个指标。

2.营运能力指标

营运能力反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现有经济资源的利用效率和效益,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其经营管理水平的高低。营运能力主要体现为各流动资产、固定资产及总资产的周转效率,指标的选择主要包括存货周转率、应收账款周转率、流动资产周转率、固定资产周转率和总资产周转率等。

由于大部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不持有存货,因此在指标选择上不考虑存货周转率这一指标。同时,由于村级固定资产的账面价值与现行市价相差甚远,且存在大量固定资产未入账的情况,以固定资产的账面金额为基础计算出的固定资产周转率并不准确,不能如实反映固定资产的周转情况,故将该指标剔除。最终选择的反映农村集体经济营运能力的指标包括应收账款周转率、流动资产周转率和总资产周转率。

3.盈利能力指标

盈利能力反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获取利润的能力,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发展的源泉所在,是各项投资决策的综合体现。对于盈利能力,主要是从销售、资产和资本三个角度进行获利分析。常用的财务指标包括销售毛利率、销售净利率、销售现金比率、总资产净利率、净资产收益率、资本保值增值率等。

由于?r村集体经济报表与企业报表存在一定的差异,基于数据获取的便利性原则,选取了经营收益率、总资产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和剔除非经营因素资本保值增值率,其中经营收益率类似于企业财务分析中的销售利润率。由于报表中并未体现集体经济的所得税费用信息,因此不区分利润总额和净利润,按经营纯收入计算。此外,由于农村集体经济的收入部分来源于政府补贴,因此在计算资本保值增值率的时候剔除了非经营因素的影响,即政府补贴。

4.发展能力指标

发展能力反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扩大经营规模、壮大经济实力的潜力,衡量农村集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性,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农村集体经济的未来发展前景,主要从增长速度上体现。常用的财务指标包括销售收入增长率、净利润增长率、资本积累率和总资产增长率。

在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能力评价上主要选取了总收入增长率、纯收入增长率和总资产增长率,而没有考虑资本积累率。原因在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由于承担社会管理服务功能存在政府补贴,导致资本积累可能是由于补贴带来的,实质上跟集体资产的经营关系不大,且政府补贴本身也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不具备客观性和可持续性。

5.公益支出及分红情况

在农村集体资产经营中,公益福利性支出和股利分配情况是影响农村集体经济收不抵支甚至资不抵债的最重要原因。由于东莞农村大部分的公益福利性费用由村级承担,政府补贴资金有限,且公益福利性费用往往具有“刚性”的特点,缩减开支难度相对较大,特别是跟教育、治安、环卫、社保和公共设施维护相关的支出。因此选取了公益费用占总费用的比重和股利分配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两个指标来衡量收益分配的合理性。

最后,由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报表不包含现金流量表,因此不设置现金流量相关财务指标,而增加一个反映农村集体经济规模的指标,即总资产的对数。利用农村集体经济资产规模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进行分层分析。

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预警指标的优化

(一)财务预警指标优化的原因

上述根据农村集体经济的特点及财务预警指标体系的建立原则,初步选取的16个财务指标用于农村集体经济财务分析预警存在一定的问题。一是预警指标体系选取的指标过多,不利于信息的收集和整理,降低预警模型的效率,影响预警的效果。二是多个指标之间可能存在较大的相关性,即多重共线性的问题,往往会降低预警模型的预警精度。因此,需要对选取的16个指标进行优化。一方面简化预警难度,另一方面提高预警精度。

(二)财务预警指标优化的思路 对财务预警指标体系的优化主要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选取显著性指标和降低指标体系的维度。模型构建的思路主要有三种:一是构建多元线性判别模型,二是构建多元逻辑回归模型,三是利用神经网络原理构建模型。

1.多元线性判别模型。该模型的构建方法是首先将初选的16个指标进行K-S正态分布检验,对符合正态分布的指标进行T检验,选取通过显著性检验的指标;对不符合正态分布的指标进行M-U非参数检验,选取通过非参数检验的指标。然后将选取的通过K-S检验且显著的指标和通过M-U非参数检验的指标进行多元判别分析,根据多元判别分析的结果构建Z-Score模型。

2.逻辑回归模型。该模型的构建方法是首先将初选的16个指标进行T检验,剔除不显著的指标;然后对通过显著性检验的指标进行相关性分析,根据重要性、全面性和能对风险进行合理解释的原则剔除关联度较高的指标;对剔除后的指标进行主成分分析,提取主成分指标,以提取的主成分指标作为构建逻辑回归模型的基础。

3.神经网络模型。该模型的构建方法是首先将初选的16个指标进行无量纲化,即标准化处理;然后通过因子旋转进行主成分分析,提取主成分;最后用MATALAB工具箱中的训练函数训练网络模型,通过权值矩阵和阈值检验模型的精度和判别率。

由于不同模型构建的原理不同,其预测的精度也必然不同,因此可通过比较不同模型预测精度从而选择最优模型。至此,通过模型的构建即优化过程既解决了财务预警指标体系的显著性问题,同时也达到尽可能降低预警指标体系的维度、提高预警有效性的目的。

五、结语

总的来说,根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点及风险特征,结合财务预警理论,根据一定的原则构建农村集体经济财务风险预警指标体系,不仅可以预警财务风险,提高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财务危机意识,指导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管理者改进经营管理方式、提高资产经营效率,同时还可以促进其改善收支结构,保证农村集体经济的健康有序运行。通过对农村集体经济财务风险预警指标体系的优化,提高预警模型的预警精度和预警效果,为农村集体经济稳定发展保驾护航。